塔塔

他一个人,给了我整个江湖

【411剧组之批奏折】


四哥坐在那里看奏折,脑子里全是纵横天下,势不可挡。这时候十一过来和他轻声细语地说话。

此时就应该直接把十一拽到自己怀里。

此时不拽更待何时!

嗯,然后十一就直接【被】扑到四哥怀里了。

这个时候呢,四哥还要【恬不知耻地】说:十一,投怀送抱~



眼角眉梢全是打情骂俏。

一言一语里满是颓靡风月。


十一就很羞涩地看着他四哥,还带了点无辜的诱惑。

乖乖坐在他腿上。


四哥就在他背后,靠着他耳边说话,如在唇边拈一朵花:十一,你看看这些大臣,真是越来越不给朕省心了。


此时十一偷偷地亲一下四哥。


蜻蜓点水,点到为止。


然后满口仁义道德实则已经一肚子男盗女娼的四哥把奏折一摔,假装很生气的样子。

十一有点吓到了,有些惊慌失措,说自己做错了,下次不会了。

面上的端肃恭谨里透出点怅然。



四哥心里只觉得好笑,故意沉声说道:既然做错了,就要惩罚。

【纯情剧组】

11委屈脸

啧啧啧

哈哈哈哈哈哈哈赶紧抱起来亲,哪里舍得惩罚嘛。

太甜了呜呜呜。

【接过接力棒的草头编剧】

四哥暗暗笑道: 你这番倒是囫囵吞枣走马观花。



十一年纪尚小之时,便受教于四哥,诗书骑射皆是四哥亲授。



他少时聪颖,看书便极快。四哥恐十一滋长了自满之意,便提醒他自当慢慢体味其中奥妙,切记不可囫囵吞枣走马观花。其实四哥心中如何不晓自己十一弟的性子,不过是爱弟心切,不愿他行差踏错。


小十一也知他四哥关切之意,便也应声说好,自是受用得很。


于是便越发优秀。






此时十一听得四哥这样说,便会了意,低下头去,说:还请四哥教我。

四哥便笑道:闻弦歌便知雅意,不愧是我的十一。








于是两个人坐着搞将起来。





四哥弓马娴熟,于风月之事也自有心得。一番摘星探月妙手回春,直引得交战一方地火天雷神迷意醉。最后十一不小心射到了一本奏折上。



四哥故意很伤脑筋地说:哎呀,这下可好,我还怎么看呢?


十一脸都红了。



然后十一发现四哥还没有射嘛。就很不好意思,跪着转身,抬头看他四哥。说,四哥,我,我帮你含出来吧。



四哥为弟弟的心意而感动。





于是四哥也不好意思再逗弄他。拍拍他的脸颊,笑出一个酒窝:马上就要与众位大人议事了。


四哥帮十一整理整理衣服就站起来了。


看见十一还坐在地上,脸红红的,四哥又忍不住调侃他:十一,腿软?站不起来了?


十一仿佛像是从高潮的余韵里刚刚回过神来。

很艰难地理解了一下四哥的话。


十一脸更红了,有点委屈又有点生气、水汽迷蒙地看着他四哥。

当然在四哥眼里,简直就是娇嗔了。



四哥走过去,蹲下来,就和十年前他哄着这个弟弟一样。



说:起来吧,地上凉。


然后把十一扶到座位上。


四哥出门以后,对管事太监说:记得以后在地上铺上毯子。








要厚的。

评论(7)

热度(42)